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纸牌的玩法 >> 正文

【军警杯★小说】远去的夏恋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认识严涛的时候蓦嫣儿在表演一场内衣真人秀。

初夏,蔷薇开的颤颤悠悠。

嫣儿仰头,微微的,眼神飘飘忽忽就砸到了人群里严涛的脸庞上。

严涛站在人群里被嫣儿的眼神摔碎了一湖心事。这样独特的女孩子。

旁边有人窃窃私语:瞧见没有,穿粉色内衣的女孩子就是这家内衣公司老总的情妇,瞧瞧,现在的女孩子真够呛。

严涛想:她一定不幸福。谁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光天化日之下,露一点点春光?

她不幸福。严涛笃定。

再次见到蓦嫣儿是在嫣儿公司的门口。

严涛等了一上午。天蓝色的崭新自行车却在一辆白色宝马停下的瞬间黯然失色。

那一刻,严涛想:我凭什么?

蓦嫣儿的眼神在看到严涛的那一刻,忽就闪了一下。

就是这一闪,严涛快速的捕捉到了。

严涛说:“我是严涛。”

蓦嫣儿说:“我是嫣儿。”

当严涛示意嫣儿坐上自行车时,嫣儿说:“女人过了20岁就不应该把自己搭在自行车上了。”

严涛心里一沉,眼底灰暗了。

嫣儿说:“不过我是个例外。”说完,嘴角上扬。意味深长的笑。

严涛那天将自行车骑的飞了起来,如同他们飞扬的青春,彼此的欢心蒸发在夏日的阳光下重叠了影子。

爱上严涛的嫣儿问:“你愿意用我们最好的年华一起度过最黯淡的时光吗?”

严涛的怀抱温暖而又长久。严涛的吻渴望而又热烈。

嫣儿说:你为什么不问我的过去?

严涛沉默,说:“不想问。”

嫣儿明白,当一个男人对于过往不想追问的话,有两个原因:一,他不愿意触及她的伤痛。二,他在意。

嫣儿认为,严涛是第一种。

嫣儿笃定。嫣儿说,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解决一切,跟你走。

严涛不说话。拥抱,接吻,沉默。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气息。

嫣儿的不安。严涛的不安。

(二)

蓦嫣儿在回来时,拖着玫红色的皮箱。站在严涛楼下大喊:“严涛,我自由了!”

严涛急匆匆的下楼。将她拉到楼梯的暗角里,问:“为什么带着这么大的墨镜?”

墨镜被严涛拿下时,嫣儿灿烂一笑,红肿的眼圈青紫,印着斑斑泪痕。

严涛感到是窒息的刺痛。

严涛说:“嫣儿,我凭什么得到你的爱?嫣儿,你信不信,有一天,我会给你最好的生活。”

嫣儿说:最好的生活就是和你相爱。

嫣儿出席严涛所有的聚会时,都是高领的线衫,曳地的长裙,将自己包裹的滴水不漏。

她知道,在这个小城里没有秘密。

大家都知道:严涛的女人是个曾经在众目睽睽下接受目光洗礼的内衣模特。

最致命的是她曾做过一个男人的情妇。

那天朋友说:“涛哥,嫂子的身材就是棒!”酒醉的调侃,善意的玩笑。

严涛抄起啤酒瓶将那个人的头打破了,血流了朋友一脸。

染红了严涛双眼。刺痛了嫣儿的心。

嫣儿明白了她赌错了。

严涛是第二种男人,他在意,嗜心蚀骨的在意。

嫣儿说:“如果很在意我的过往,让你如此痛苦,我们分开吧。”

嫣儿的心碎了一地,七零八落,断线的泪珠大颗大颗。那么爱,怎舍得分开?

严涛说:“我以为我不在乎,可我不知道我这么在乎,嫣儿,比起和你分开,那些微不足道。好好爱吧,都会好的。”

嫣儿如所有女人一样,说离开,想听到的是挽留。说不爱,想听到的是深爱。

可是为何,嫣儿和严涛的爱情如同隔了华美的玻璃窗,再也触摸不到彼此的温度。

小心翼翼。

爱情变的小心翼翼时,就是濒临死亡的时候。

嫣儿懂。严涛也可能懂。

(三)

严涛不在要求嫣儿去见他的朋友。

简陋的出租屋,有爱情和缠绵过后的味道。

只要依偎在严涛怀里。嫣儿才感觉到被爱和被需要。

茶几上有严涛买给她的孔雀鱼。

听说,鱼的记忆只有六七秒。

也许爱情,也只有六七秒,其余,都是平淡的时刻。

嫣儿和严涛的爱情结了三次果,都被无情的拿下了。

医生说:“这样糟蹋自己会付出代价的。”

嫣儿指着医生流着泪笑:“她是个预言家。”

严涛从不提及结婚以及结婚的一切。

严涛说:“我还没有做好带你回家的准备。”说这话时,严涛的头低到尘埃。

嫣儿在那一刻明白,那个推着自行车的男子,在那一刻,在她心里枯萎腐烂。

原来,爱情之刃可以劈开阳光下重叠的影子,不见血。

严涛提出分手决定走了。在嫣儿打开房门见到找上门来的严涛父母那天。

面对严涛父母,嫣儿还是梨花带雨的笑了。

她说:“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蓦嫣儿。”

在严涛父母的眼里,她却如同空气。

他们冲进房间,揪出严涛,以死相逼。目的就是与门口那个“狐狸精”女人断绝关系。

那天,空气中终于没有了爱情与缠绵的味道。

爱情像一具腐朽的死尸,散发着恶毒的腐臭。

(四)

远去的夏天是睡在梦里的温度醒来的流逝,嫣儿夜半独自学会了抽烟。

当蔷薇花香淡淡的又飘来,已是第二年初夏。

严涛身边有个甜甜糯糯很会撒娇的女子。

她挽着严涛的胳膊说:我要那条蓝色的孔雀鱼。

说话的时候,嘴巴会噘的高高的。

严涛看见了嫣儿。居然有片刻的局促。

严涛说:“你好吗?”

嫣儿说:“好。”

严涛说:“那就好。”

嫣儿说:“我们都会好的。”

嫣儿抚过自己平坦的小腹说:“友谊万岁!”

严涛点头,说,友谊万岁!

擦肩而过的时候,严涛身边的女孩子说:“你认识?”

:朋友。

:很熟?

:不,不太熟。

那天,嫣儿收到严涛消失后的一条信息:嫣儿,我爱的一直是你。我一直觉得不会在意你的过往,可我做不到。我想我们都没错。

那段曾经才是你与我爱情死亡的原罪。

嫣儿在严涛离开后的日子里,第一次痛彻心扉的哭泣。

嫣儿伪装的所有坚强,在转身的一刻,坍塌,溃不成军。

(五)

再见严涛是在5年后,嫣儿身边有了一个看上去年长她很多岁的男人,对欢夏疼爱至极。

女儿骑在男人脖子上,笑的没心没肺。

嫣儿想了一千一万遍与严涛的再次相遇。却终于在她不算狼狈的时候遇见了。

严涛问:“还好吗?”

嫣儿答:“好。”

严涛看了看不远处的男人和孩子说:“这是?”

嫣儿笑:“我老公和女儿。”

严涛又开始片刻的局促不安。

笑容有些干涩:“呵呵,这么大了?几岁了?”

:四岁。

:嗯,有空联系。那什么······再见!

这一转身,嫣儿明白,是一辈子了。望着远去的背影,嫣儿除了轻松没有任何感觉了。

身边的丈夫意味深长一脸包容和理解的笑容。

女儿说:“妈妈对叔叔撒谎,我5岁了。”

那个男人说:“宝贝,没有,妈妈说的是周岁。”

嫣儿在那一刻明白了:原来爱情没有错。错的是糟蹋爱情的人。

不是爱情伤害我们。

是我们一直亏欠爱情。

癫痫疾病会影响寿命吗
癫痫病患者到底该怎么治疗
癫痫如何诊断呢

友情链接:

六月飞霜网 | 玫琳凯口红怎么样 | 农民工医疗 | 台湾史诗电影 | 上海二中 | 玉兰油大红瓶价格 | 贵人鸟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