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下决心忘记你 >> 正文

【军警杯★小说】一个男人的情感经历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海波和香草是同校不同届的校友,前后院的邻居,也算是发小的好朋友。

在那些年那些月,香草一有空闲就到海波家里玩。也没什么可玩的,就是想看看她的海哥在做什么。

有时候,海波会让他的老妹妹叫香草到他家里玩。因为他家房子大,院落宽。玩捉迷藏了、跳方格、过家家等都是香草喜欢玩的游戏。

记得,海哥说过这样的话—

“香草,这辈子能做他的老婆,是他的荣幸。”

那晚,月亮很圆,天空星星在闪烁。香草不想打破这夜的宁静,透过海波家明镜的窗户,看见他正在家里写作业,聚精会神的。在香草的眼里,她的海哥聪明、灵气、帅气学习又好。

海波毕业那年冬天,正赶上征兵,形象较好的他被部队接走,从此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

海波当兵很多年,部队的通讯员、宣传干事、司机样样都做过。他是干一行爱一行,最后是给部队首长当警卫员。这期间,海波也曾利用探亲的机会看过香草。

在海波的心中,香草既是妹妹又是朋友还是一辈子不想忘记的女人。在部队服役期间海波也曾给香草写过简短的信。

“香草姐,我哥给你写信了!”海波老妹妹说。

“哦,信写的是啥啊?”

“我也没看,那是写给你的!我也不能看呢!”老妹妹咯咯笑着。香草脸红红的,拿着信跑到家里白杨树下的秋千上,荡荡悠悠地看起信来。

香草打开信——

“草儿,你好吗?我在部队这些日子里,你的影子总是在我眼前晃动。虽然我走的时候没有和你打招呼,但我知道你不会怪我。因为走的匆忙。我现在在部队很好,领导也很器重我。因为我字写得好,文笔也不错,所以部队上的宣传工作都由我来做……草儿,你要好好学习,等海哥探亲的时候去看你……”香草看完信还觉得没看够,一遍又一遍地看。

“香草姐,我哥这信有这么长,还没看完吗?”

“嗯,没看完呢,俺就是喜欢看。”老妹妹趁香草不注意的时候抢走了信,在空中摇着,逗着香草。

“给我,给我…”香草追着老妹妹。

“那你就给我哥写封信呗?”香草觉得海波虽然没说回信的事儿,但香草还是出于礼貌给他回了信。

“海哥你好:信已收到。知道你在部队一切都好,草儿就放心了!”写到这儿香草不知道再写点儿啥。信的结尾处,香草写到—

“草儿知道海哥的心里一直有香草就足矣了!祝海哥在部队好好锻炼。成为一名好战士!”

海波从部队转业后分配到当地公安局工作。在那年月,下海经商成了时髦。海波也不是想赶时髦。而是和朋友合伙做的小生意赔了大钱。所以,他心一横,就毅然决然辞去体面的工作去国外打工,这一去就是十年。

海波在生活中,重要的不是多挣几个钱。而是想要得到他已失去的情感生活。

不知道情感生活愚弄了他,还是他怠慢了情感生活,反正婚姻生活很不幸,儿子五岁的时候,他和她离婚了!原因很简单,是女人辜负了他,海波至今还是一个人生活。

出国打工这些年,海波摸爬滚打,吃苦耐劳。做过律师、厨师、开过运货的大卡车,也开过旅游专线车。在不同的工作中,也给他在国外经商中收集了一些经验和教训。

海波也隔三年五载就回国看看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但也看过香草。

海波近日又飞回了国内,回到了阔别很久的老城。

今天,海波约香草到一家风味小吃店就餐。还要和她说说近几年的生活情况。

“香草,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你的父母都好吗?”

“还好。你呢?海哥?”

“怎么说呢?国外的生活虽然比国内富裕些,但还是没有在家的感觉。心不落地。”

“海哥,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不找女朋友?”

“上哪去找,没有合适的。”

“什么叫合适?到了这个年龄,能相互照应就行呗!”

“你知道,我心里一直有你。所以再找什么样的都不如你。”

香草低着头,摆弄着衣角。有点儿拘谨。

“海哥,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提了!”其实,在海波当兵的时候,他曾给香草家里写过类似的求婚信,但香草的母亲不同意,说什么海波家有病史,会遗传的。

“那你在国外这么多年,身边就没有女人吗?”香草提这个敏感的问题,一时让海波无语。说有女人,香草会不信,说没女人,香草也会不信。海波,望着香草依然是当年清秀的面孔,眼里有些潮湿。

“草儿,海哥婚姻的不幸,也就导致了漫长人生路上的坎坷。我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多么不易啊!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想起你,会想起那个风花雪月的年月。”要说海波身边的女人也真有几个,但海波都看不上。

“你想想,就没有看上的吗?”海波捏着香草的鼻子说。

“你怎么还是小时候那样调皮啊!”香草扑哧地笑了起来。

“要说看上的,还真有几个。南京的、江西的、杭州的……”

“得,打住!香草做出打住的手势。”一会儿都快成一个排了!又是一阵笑声划过“风味小吃店”的上空。店里服务小姐在窃窃私语—

“他(她)聊什么呢?咋这么开心。”

其实,海波在众多的追求者中,他比较看好的是来自南京的女人叫荷花。这个女人比海波小几岁。心灵手巧,能说会道。职业是舞蹈演员。秀气的荷花,以女人的柔美和善良征服着海哥那颗已枯萎的心。

“海哥,你看大海多么蓝啊?还有这天更蓝,还有这海鸥飞来飞去的,太美了!”

海哥和荷花躺在这柔软的沙滩上。享受海风的吹拂和海水的亲吻。

“海哥,我们都交往这么长时间了,你到底是啥意思啊!”海波没想到,荷花会突然问这个令海波还没有想好的问题。但海波心里明白,荷花虽说一个人在国外打工,但她还是有家的女人。我不能做让人唾弃的“第三者”,所以海波在荷花面前只是扮演着一位善良憨厚的大哥。他就像照顾一个小妹妹一样,尽显哥哥的爱和宽容。

“荷花,海哥知道你的心思,但你是有家的女人,有爱你的老公和孩子,我不能那样做,虽然我也很喜欢你…”

“别说了!我知道,你总是忘不了你那中国的香草对吧!再说人家香草也是有家有业的,你等她能有什么结果吗?”

荷花的话触到了海波的软肋,他默默无语。

海波起身走到海边,掬起一弯海水泼在自己的脸上,似乎让这咸咸的海水,冲走那过去沉甸甸的日子。

荷花依然对海波一往情深,也肯花大钱给海波买营养品和衣物。

那天是海波的生日,荷花准备一个超级大蛋糕,送给海波。

“海哥,今天是的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海波捧着这大蛋糕,心里暖暖的也是酸酸的。

此时,海波的手机响了!

“海哥,祝你生日快乐!”荷花知道是女人的声音。

“谁来祝贺啊!”

“是我妹子?”

“哪个妹子。我看是香草吧!”

“是香草,又怎么样,不可以吗?不就是一声问候吗?看你大惊小怪的。”

荷花知道,海波有点儿不高兴了!

“海哥,就算荷花不知好歹。今天是你生日,来,我敬你一杯。”荷花端着一杯红酒送给他。

“谢谢荷花!”海波一饮而尽。

“荷花啊,海哥知道你对我好,但哥只能把你当做妹妹看待。就算香草,也是海哥的妹妹。虽然,海哥曾有过娶香草的念头,那都过去了!只要香草生活过得好,幸福快乐,海哥就心满意足了!”

荷花明白海波的苦衷和心事,从那次生日过后,就再也没有找海波联系,一段恋情就这样走进“坟墓。”

都说杭州出美女。一个南方的女人走进了海波的生活。女人叫雪莲。雪莲职业是律师。善解人意,通情达理。但性格比较倔强,认死理,一根筋。和海波认识也是偶然。年龄比荷花还小些。虽然是单身,但在海波的心里还是没有想太好,要不要和这个女人继续走下去。

“海哥,你我都是单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娶我啊?”这雪莲的性格更急,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雪莲,你还年轻,假如你跟了海哥,你不会后悔吗?”

“不会,海哥人好,心地善良,又有才华。”

“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本来很开朗乐观的海波这些年在国外打拼,也让自己的性格改变了许多,很多的时候,他想着自己以后路改怎样走,是在国外定居还是回中国。有时他给香草打电话,总说自己身居国外,心在国内。或许“落叶归根”才是海波的最终选择。

雪莲,今天又来找海波说成亲的事儿。看来是穷追不舍了!

“海哥你到底想好了没有?我们俩的事儿?”

“我们俩什么事?”海波装作糊涂。

“海哥,你听着,追求我雪莲的中外男人比比皆是。我都一一拒绝。我就是看好你。你走哪儿,我就跟你到哪儿。”海波只是听着,没有言语。

“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是死给你看。”雪莲做出上吊的姿势。

海波听着雪莲的海誓山盟,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那天,在海波偌大小独楼里雪莲又提起了成亲的事儿。

“雪莲,不要胡闹了!你不是孩子,竟说些孩子的话。成熟一点儿好不好?”

“我有不成熟吗?不成熟我能当律师吗?”

海波心里清楚,这雪莲比荷花更加痴迷。这女人真是难缠。我必须做个了断。

“雪莲,海哥知道你对我好。但海哥有中国女人在等着我呢!”

“你说慌,我知道你说的是香草。”雪莲一气之下,哭着跑了出去。

就在香草和海波聊天的时候,海波电话响了,香草开玩笑地说—

“是南京的女人还是杭州女人啊!”

“杭州女人。就是让我娶她的女人雪莲。”海波在电话里口气分明是一种责怪也是一种惦记。

简短的几句,香草心里就明白了几分。

“海哥,如果雪莲真的是爱你和你爱的女人,你就把她领回国内吧!”海波,深情地看了香草说。

“海哥喜欢的女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香草知道,海波十多年了,心里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自己,但这不管是儿时的幻觉还是青涩的爱恋,都已“像雾像雨又像风”地过去了!香草只想让他的海哥到晚年的时候能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治疗癫痫病效果好的方法
脑外伤癫痫发作怎么治疗
老人癫痫的病因都有哪些

友情链接:

六月飞霜网 | 玫琳凯口红怎么样 | 农民工医疗 | 台湾史诗电影 | 上海二中 | 玉兰油大红瓶价格 | 贵人鸟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