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五金浸塑 >> 正文

【荷塘秋之恋征文】绿蚱蜢(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初秋,天高云淡,秋风轻送,凉快惬意。夏百合走出办公室,迎面走来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高高瘦瘦的,蓝色的T恤套在米白的休闲裤里,棕色的凉皮鞋油亮油亮的,一尘不染。

夏百合不自觉地打量着他,目光聚在了他的脸上,意气风发,英气逼人,透着几分儒雅。男子同样也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夏百合。

两年前,夏百合毕业于湖南师大,她没有留在生她养她的湖南,而是追随男朋友刘明来到了江西,和男朋友也就是现在的老公一起在思源中学教初中。现在,她被选调在遂川中学教高中。

百合刚到遂川中学,只认识少数几个人。她礼节性地朝对方笑笑,对方回了她一个微笑。

两人擦肩而过,百合感觉有一股凉风吹过。

百合后来知道,他是学校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叫朱太愚。为了更快地融入新单位,闲来无事她爱翻看学校的通讯录,第一次看到“朱太愚”这个名字时,她忍不住笑出声来,可是,一细想,何等低调、谦逊、睿智的人才配得上这样的名字。把人和名字连起来,她又忍不住发笑。

百合回到家后,赶忙走进卧室,来到刘明睡的小床边,她俯身拉开挡板说:“老公,尿急了吧?”

伺候完刘明小便,她端来一张凳子坐在床边,一边用纤细的手按摩着刘明枯槁的身子,一边把她一天的经过说给刘明听,有趣的没趣的都说。而这个朱太愚,她没说。

按摩了一阵子后,她用两个枕头把刘明的脑袋垫高,打开电视给他看,就进厨房弄晚饭了。

百合是个既安静又开朗的姑娘,言语恰到好处,有她在既不觉得聒噪,也不觉得冷场。她能周到地照顾每个人的情绪,又能委婉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浑身散发着温和的光彩,有着磁石般的吸引力。

24岁以前,百合的生活一帆风顺,她从重点小学、初中、高中毕业,顺利地考上重点大学。在大学里,和高高帅帅的体育部长刘明恋爱,不知引来多少人羡慕和嫉妒,毕业不到一年就嫁给了他。刘明更把她当宝贝宠着,厨房被他霸占着,家务从不要她沾手,周末,两人骑着自行车或摩托车到周边地区兜风。由于处事大方、同事关系融洽、知识功底深厚、教学方法灵活,她深得学生喜爱和领导器重。

可是,在她24岁时,生活发生了一场大海啸,无情地吞噬了她一切的幸福和美好,像是对她幸运人生的莫大嘲讽,像是对她人生的莫大考验。

婚后半年,她感觉刘明的手抚在她身上硬邦邦的,检查的结果是神经源性肌萎缩。大夫说,神经源性肌萎缩的疗程要长,要缓缓图功,以时间来换取疗效。肌萎缩患者,除医生治疗外,自我调治十分重要。

虽然大夫说治愈的可能很小,但百合坚信,刘明的体质好又年轻,一定可以治愈。

跑医院、煎药、煮药膳、搭配膳食、康复训练,生活突然变得忙碌和困难。从小娇气和衣食无忧的百合没有任何怨言,退了交了定金的房子,换了更小的出租屋,将订婚戒指、老公的摩托车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典当了。可对于没有任何根基的新婚之家,对于可怕的肌肉萎缩,这都是杯水车薪。百合开始给学生做家教,能多赚相当于工资两倍的外快。可苦苦挣来的这点钱送到医院去,是那样的薄。煮给老公吃的鸡汤、排骨汤等营养餐,百合不舍得动筷子。在外面做家教,路过夜宵摊吃一碗三块钱的面条,都觉得非常幸福。她一直穿大学读书时买的衣服,袖口都磨出了内胆,仔细看都可以看见丝绵和羽绒了。

可是,这些努力没有遏制刘明的病情,很快,他的手臂、脚、腿、脸、颈、胸、背也开始萎缩,吃喝拉撒都得有百合伺候,康复训练也得有百合协助,刘明开始变得焦虑、烦躁、悲观。

刘明有两个哥哥,他患病后,特别是卧床后,兄弟就基本没有了往来。刘明的父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对百合说:“百合呀,我们老了,无能为力了,满崽(小儿子的意思)就交给你了,你多担待些,我们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

百合的父母建议百合,把刘明送回他父母家,她回湖南找一份工作,但他坚决拒绝了。

虽然刘明肌肉萎缩,但他智力不受影响,声音依旧洪亮有力。晚上,百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就和刘明说说话,替他按摩时,能触摸到刘明温热的身体,此刻,百合觉得这个家依旧温暖。

刘明不想拖累百合,不想让花般的百合年纪轻轻就没有了正常的生活。有一次,他从床上滚下来,想爬到厨房打开煤气罐结束自己的生命,但他已经爬不动了。百合回到家,抱着他瘦小枯槁的身子大哭了一场,刘明也跟着哭不停。哭完后,百合好说歹说,打消了刘明寻死的念头。

刘明情绪稳定了,为了哄百合高兴,他就会把电视里看来的有趣的东西说给百合听,他善唱歌,就时常唱歌给百合听。

【二】

日子虽然艰难,但还是平平静静地过,百合来到新的工作单位快两年了,工作的单位在郊外,要穿过一大片农田,一路风景很美。百合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平日里,她总是特别喜欢这段路,有一碧万顷的水稻,有鲜脆洁白的芦苇,有绿宝石般的鱼塘,有油绿油绿的黑美人(喂鱼的草),有曼舞的白鹭,有成群的麻雀,有绿油的蔬菜,有欢快的小河,河里有自由可爱的鸭子,有知名的不知名的野花,有嘤嘤嗡嗡的蜜蜂。百合觉得,她没时间也没钱去旅游,每天上下班从这里路过,就是最好的旅游。

下了上午第四节课,百合骑着电车往家里赶,一名学生骑着摩托车从她身旁呼啸而过,把她连人带车撞进了河里。虽然,时值早春,河水不深,但河堤有两三米高,百合躺在水里被车子压着。围着的学生很多,但没人敢往河里跳。一两分钟后,朱太愚正好路过,他跳进河里捞起了百合,把百合送到了医院。

不久,朱太愚的妻子雪梅送来了两套衣服,朱太愚一套,百合一套。雪梅帮着百合把里里外外的衣服都换了,百合为难地看着朱太愚说:“朱校长,有嫂子照顾我足够了,我老公生病卧床,能不能请您帮忙,帮我买份汤或稀饭送回去喂给他吃?告诉他,我没事,检查完了,我就回家。”

百合摔得不重,只是一些皮外伤。她不能多花钱,开了一些药就回家了,听见百合开门的声音,刘明“百合、百合……”地叫唤着,他挣扎着想爬起来,无奈全身的肌肉都已经萎缩,不要说爬就连挪动身子、颤动手指头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了。刘明一个劲地掉眼泪,百合抱起瘦小枯槁的刘明哽咽不已。此刻,百合真的感觉她挺不住了,她多么希望刘明能抱抱她,能在他怀里大哭一场……

这时,百合的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她不想让父母过分担心,赶忙让自己平静下来。电话里,母亲叫她回家相亲,男方同意百合带着刘明再嫁。百合第一次对母亲发狠话:“您再要逼我,我就和刘明一起吃安定!”

傍晚,朱太愚送来两份饭,看着纤细的百合吃力地扶起刘明用淤青的手喂刘明吃饭,他心里就像压着一块磨盘般沉重。他赶忙转移话题,看着柜子上垂吊着的绿萝说:“你还喜欢养花呢?”

百合一边喂饭,一边说:“大夫说了,环境清静优美能促进康复。”

朱太愚心中无限感慨,娇小的百合竟能释放这么大的能量?日子过得如此艰难,可她依然如此开朗,笑容灿烂得如冬日的暖阳。

把朱太愚送到家门口,朱太愚满眼怜爱地看着百合,叮嘱她:“放下心来,好好休息几天,有什么难处尽管向校工会反映。”百合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掉下了眼泪。

百合没舍得休息,第二天就一拐一瘸地上班和做家教了。几天后的傍晚,她买了些水果,顺便把洗好、晾干的衣服送到朱太愚家里,雪梅在县政府当大厨,还没回来。朱太愚正一个人吃晚饭,虽然百合反复推辞,说吃过晚饭了,但他还是加了一副碗筷,让百合坐下。看着坐在对面的朱太愚,听着他招呼她吃菜,看着他不停地往她碗里夹菜,百合感觉到久违了的家的温馨。她想起刚结婚时,刘明对自己也是这么的疼爱和体贴,有些迷糊了,感觉刘明坐在对面冲自己微笑,但这张笑脸,是那样的模糊和遥远。

百合命令自己要冷静,她笑着问:“朱校长,您家的孩子呢?”

朱太愚叹了口气说:“没孩子,老婆没有生育能力。”

百合的笑有些凝固,她不再开口。

听中医师说,野生山药和野生何首乌对治疗肌肉萎缩有效果。周末,百合就背着一把锄头,准备到附近的森林公园转转,看看是否能挖些野生山药和野生何首乌。

山药和何首乌都喜阴,百合往深山里走,慢慢地遇不见游客了。她有些害怕了,正犹豫是否要空手返回,朱太愚穿了一身运动装从后面走来,两人就结伴往深山里走,一路上,朱太愚讲了许多故事和笑话,幽默风趣,百合一改平日里的淑女形象,笑得前俯后仰,她好奇地问道:“您父亲怎么跟您取了这么有意思的一个名字?”

朱太愚说:“我父亲给我取的名字叫朱慕愚,只有太聪明的人才配思慕愚蠢,我觉得这名字太自以为是了,所以就把名字改了。”

和朱太愚在一起,百合感觉甜蜜、快乐和踏实,朱太愚对自己的照顾非常细致,百合非常享受着朱太愚的照顾,有着一份久违的小女人的感觉。

担心家里的刘明,加上下午和晚上还要去做家教。中午前后,两人从深山返回,百合就急着要回家。朱太愚心疼百合太累,就和她在街边的小饭馆里随便吃了些午饭,打了个包,百合就匆匆回家了。

【三】

半年后,一个没凉风、没月亮、没星星的夜晚,刘明呼吸急促,百合吓得手足无措,她首先想到的是朱太愚,她颤抖着拿起电话,摁下号码,但又停下了,她还是拨通了刘明哥哥的电话......

送走了刘明,虽然痛苦伤心了好一阵子,但让百合也从此解脱了,不需要再伺候刘明吃早饭了。去单位的路上,一路的早点摊,百合找了一家干净、整洁的早点店走进去,朱太愚恰巧也在里面。百合惊异地问:“朱校长,您怎么也在这?”

“我在这吃早点已经很多年了!”

在以后的每个上班的早晨,百合和朱太愚都能在早点店里相遇,她很想换一家店,但那家小店像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她的脚步。

几年来,每次从朱太愚的办公室门口路过,百合总是经意不经意地朝里望去。听见百合叮叮叮的脚步声,朱太愚总会抬头冲百合笑笑。看见他的笑,百合心里就能生起一股力量,让她坚强地面对生活中的磨难,满脸笑容地面对生活。在朱太愚的微笑里,百合冰冻多年的感情开始融化了。

下了班,朱太愚总是坐在电脑桌旁上网、玩游戏,看着他的背影,百合感觉他孤寂落寞。每每此时,她总是希望自己能走进他的内心,能给他带去快乐,能安慰他孤独的灵魂。

一连两天,朱太愚办公室的门总是锁着,百合心里有些没着没落,就发了条短信给他:“你怎么啦?”

他回复:“生病了。”

百合担心雪梅没有时间回家给朱太愚弄饭,中午下了课,就买了一些菜就去朱太愚家了。

朱太愚穿着一身保暖内衣,头发凌乱,胡茬密密匝匝,满脸憔悴地给百合开了门。他手扶门柄立在门内,呆呆地看着百合。两人目光交投了一阵子,百合低垂着眼睑说:“我过来弄些饭给您吃,怎么,不让进?”

朱太愚赶忙接过百合手里的菜,倒了一杯茶给百合。百合一边拧着菜进厨房,一边说:“天冷,别着凉,您去被窝里躺着。”

不一会儿,朱太愚穿好衣服进了厨房,帮百合打下手。

餐桌上,百合说:“刘明走了快一年了,我一个人在这无亲无故,父母不放心,要我回湖南老家找份工作。”

朱太愚注视着百合的脸说:“你想好了?”

百合不置可否,只是冲着朱太愚笑。

“你小我七岁,和我妹一样大,做我妹吧。”

“在这呆了这么多年,生活和工作都熟了,我也不舍得走。”百合换了一种略带娇气的口气继续说,“您有妹,没姐,我做您姐吧。”

朱太愚大笑着说:“你开什么玩笑?你怎么能做我姐?”

百合认真地说:“虽然我没有您的年龄,心智也没您成熟,但我可以像姐一样的照顾您啊!”

朱太愚的脸有些僵住了,片刻,他笑着说:“别闹了,就这么说定了,做我妹哦!”

百合甜甜地叫了声“哥”。

【四】

暑假,朱太愚约了几个朋友去西藏旅游,他邀百合一同去,百合高兴地答应了。

西藏的阳光刚烈威猛,照射得睁不开眼睛,光的倾泻,光的奔腾,从九天之上狂野地飞泻而下,把天地间一切空隙盈满,将辽阔的大地照射得山是山、水是水、树是树、草是草,一点都不含糊,清晰分明。那些山,钢青;那些树,翠绿;那些河,明净;那浪花,晶莹。夕阳西下,晚霞下的远山呢喃着天真,充盈着飘逸的影,把告别演绎得如诗如画。

吃过晚饭后,同行的伴在旅馆里玩牌,百合不感兴趣。旅馆外是一大片草场,她一个人来到草场上,欣赏着草原的美景。

四周一片漆黑,东南角一轮斜月缓缓升起,但并没给大地增添多少光辉。星星如此贴近,如此清晰,借着夜色,人仿佛要融进天空去了。唧唧的虫鸣不断,除此之外一片寂静,没有笛声,没有琴声,更没有牧羊姑娘的歌声。草原在夜色中继续舒坦她宽大的胸怀,以特有的文静欢迎远方的游子。白天强盛的风到了夜晚收敛了不少,河水静静流淌,在月光下依稀闪烁出点点波光。

请问癫痫会引起头疼么
癫痫病患者饮食常识
女性癫痫的危害有哪些

友情链接:

六月飞霜网 | 玫琳凯口红怎么样 | 农民工医疗 | 台湾史诗电影 | 上海二中 | 玉兰油大红瓶价格 | 贵人鸟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