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河源一周天气 >> 正文

【荷塘“童话之秋”征文】捡烟头的书法家(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哇,一立秋特大新闻来了,全国最大的书法机构产生啦!某省书法家协会日前公布了最新一届主席团成员,正副秘书长、顾问、会员的协会称得上领导的有64人,分别是:名誉主席11人、顾问6人、主席1人、常务副主席16人、副主席18人、副秘书长10人、秘书长1人、驻会秘书长1人。人家可是民主选举产生的,64人的代表选举了64位领导人。

这也许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人员臃肿根子在于利益,因为一旦当选省级书法协会的领导,自己的书法作品的市价就会翻跟斗。一位业内人士信誓旦旦地说:“我业余爱好就是写书法,到处送都没人要,后来他去书协当了驻会的副主席,好家伙,上门高价求字的人熙熙攘攘的,那一平尺可不是一千两千的,它不是以艺术成就的高低而论,而是以职务、名头来看你作品的价值了。哎哟,原来如此啊,怪不得……”

刚刚走进秋天,特大新闻接着又来了,最大的书法机构主席辞职啦!书法造诣高的高雯书主席辞职不干了,离开办公室,提着一桶水,扛着大毛笔上街头写字来啦!水做墨,地当纸,写地书的高主席一夜之间又摇身变成了高大娘!

这种奇怪的事情,自然被捕风捉影的记者穷追不舍,高大娘总不能提着一桶水,扛着大毛笔被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记者跑前跑后尾追,终于双方约法三章,高大娘接受一次专访,记者从此往后不再干涉她的私生活。

记者开门见山地问:“刚刚开张的书法协会可谓是人才济济,但是你这个全国出名的主席却辞去了职务,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有时候啊,我在梦里干了不少的事情,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还在床上。其实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机构膨胀出类拔萃了,我是害怕颜真卿与柳公权拿我开撕啊!”

“这样子的推辞也太邪乎了一些了吧?”

“想到这种荒唐事儿就心酸,我不知道现在说什么好。如果当初我勇敢站出来,在必要时及时开口发言,可能就不是现在的结局!”

“书画界的不少人都知道你说话就像居高临下的瀑布,口若悬河。可是你辞职的时候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

“有时候感觉到很难过并不是因为做了什么,而是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是想做一个明白的我,我怕说多了,连自己也糊涂了!”

“有些人,有些事,是不是你想忘记就真的能忘记?”

“我只是提醒自己不要在劫难逃,不再放纵自己,随波逐流!”

高大娘离开了,书法学会也没有解散,主席一职空缺着,也没有重新再选。

高大娘照旧在街头写地书,奇怪的是她又有了兼职捡烟头的工作,那还得从她在长微博发表的散文说起。“妩媚纤弱的塑料袋在光秃秃的枝头炫耀招摇,其中有不少灵巧的纸屑会迎风聚会在马路上群舞;珠圆玉润的痰液在混凝土地自由自在地驴行,不时伴着咳嗽声复又锦上添花;若云若雾的香烟在靓妹帅哥的指尖上制造霾,开足马力的各色汽车尾气直扑狂射路人的口鼻;没有廉耻的狗狗们在街头公开大小便,悠闲的主人却视而不见……污染排放超过承载力,城市天空一片模糊,纸上谈兵的这不准那不准持续在现实中遇冷。”这是高大娘在微型博客(MicroBlog)上发的长微博散文中的一段。

浓重的雾霾不仅引发公众对于健康的忧虑,甚至直接导致交通瘫痪,随之公众在网络上纷纷吐槽,出现了对环境不满的话题。官方网站也顺应潮流,表示了明晰的态度,出手治理的措施和行动也蜂拥见诸报端。

高大娘是个闲不住的人,她没有时间去跳广场舞,每天坚持上网络看看新闻,在博客写写自己喜欢的话。不过上街头用水写地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整天忙忙碌碌地在人山人海里寻觅烟头。

“前面有个老年人,没有人碰着他,就摔倒了,别真出什么事情,你负责这儿打扫卫生,快去看看!”有人提醒她。

“这老家伙我认识,让我来!”

“老爷子,您这是何苦呢,人家是无利不起早,您是破罐子破摔,那一天摔不好了,这一口气要和您没联系了,那岂不是就糟透了!”

那躺着的老爷子微挣了一下眼,又闭上了。

“前几天一位碰瓷男子倒地抽搐,我喊来了急救医生,您猜猜那医生对我说什么了,说他都救这位碰瓷的好多次了。”高大娘不紧不慢地说道:“老爷子您不能健忘啊,上一次您躺车底碰瓷装死不出来,是我扔了50元诱您伸手捡……”

老爷子反转身不理会她。

“一大把年纪了,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金钱就像水一样,缺了它,会渴死;贪图它,会淹死。我的那个他大爷哟,俗话说,我的地盘我做主,我负责这地面的卫生啊,您在这儿不断碰瓷,也不是回事儿!奉劝您一句,年纪不轻了,这青石板地躺多了,真的会没有病,也会落下病的!”

躺地的老爷子又翻身背朝着她,还是一语不发。

“麻雀落田要吃谷,狐狸进屋要偷鸡。您不说,我继续说。老爷子,我这心肝肺和您的一样,唉,坏透啦。这一不留神啊,也就不中用啰。看看现在就出情况了。您再不起来,我可要躺倒啰。我啊,可不会往青石板上摔,要倒也要挑软乎的地方使劲……”

“你这老太婆怎么这么啰里啰嗦的,我碍你什么事啦,实在受不了你的折磨啦!”倒地的老爷子一骨碌爬了起来,“我这是中了哪门子的邪气,偏偏又遇上了你?”

“哎,我这还没有开始犯病呢,您怎么就突然好了,爬起来啦!”高大娘朝爬起身就走的老爷子背影喊道。

有一天,街头休闲场所的石头椅子上,一个目无旁人的小青年翘着二郎腿在吞云吐雾,唉声叹气的他脚下扔的烟头已经有五六颗了。

“小伙子有什么问题想不开的啊,在这儿拿香烟出气?”高大娘走过来关心地说:“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能睡就睡,世上哪有过不去的坎呀。身体要紧,这样子自毁健康,还污染环境,有什么……”

“您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事情没有放在您身上!人受不了就会有怨气,有怨气就要发泄,发泄就会……”

“就会拿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婆出气?”高大娘陪着他坐了下来说:“看好了,我可是坐着和你说话,腰一点儿也不疼!”

扑哧一声,小伙子笑了,“今个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就遇见您这个爱管闲事的幽默老太婆?”

“眼神不错,俺是个老太婆子,幽默谈不上,诙谐风趣有一点儿!”高大娘微笑地说:“俗话说得好,闲事少管,免得伤脸,俺可不爱多管闲事,不过像你这样的正经事儿最爱管!”

“唉,老太太,您不知道,我现在就是一支点燃的香烟,极其痛苦地燃烧着自己。”小伙子无可奈何地说。

“小伙子啊,那么我就是承接失重下坠灰烬的大肚烟灰缸!”

“哈,真有你的!老人家您以前是不是一个相声演员?真逗!”小伙子口气缓和了许多。

“是不是演员关系不大,说起这相声,那可要俩人说才配合默契,得有逗哏和捧哏的!”

“您看我愁眉苦脸的,能做出滑稽表情嘛!”小伙子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我只是想告诉你,年青人嘛,目光不妨放长远一些,不失为一件好事!没听说,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吗?”

“这是南宋词人辛弃疾的词:‘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小伙子搭腔了。

“呵呵,会拽文嚼字啊,喝了不少墨水吧?”

“老太太,您知道什么叫失恋的痛苦吗?”

“当然知道,有一段时间我也很沮丧郁闷,甚至感觉到天都要塌下来了!”

“您这么大岁数也失恋啦?”

“你啊,见不着啦,他已经是地下工作者啰!不提这档子事了。看我这状如枣核的身材,两头小,肚子大,能装得很。这点芝麻小事,自然不在话下!”高大娘拍拍自己的肚子,推心置腹地说:“看来你我有缘分,滚滚红尘恰恰我们能撞到一起。听老人一句话吧,莫跟失恋斗气,这是和自己较劲,即便是气死了,又有何用,与事又能有何补益?”

“失恋后我心里十分不舒服,只是无处发火,只好拿香烟解气。您说我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幼稚从这里结束,觉悟从这里起航。吃好玩好喝好,心情更要好上加好,别让人看不起你!”高大娘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面对打击,如果从心理上一败涂地,甚至就意味着生命的毁灭。善于控制自己的人才是聪明的人,不被低落情绪驾驭的人才是强者!”

小伙子作揖,“您老嘴巴好厉害,服了,服了!”

“那你现在替我做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

“把你扔在地上的烟头捡起来!”

“遵命!今后不但我决不随便乱扔垃圾,还要向您学习,劝说别人注意公德卫生!”

那一天,正在弯腰费力捡烟头的高大娘刚刚抬起身子,一个冒着青烟的烟头扔在她眼前。俺娘回头一看,小汽车的玻璃窗飞快地电动起来,特写是车内一个梳着刘海的小姑娘微笑的脸庞。

“小姑娘,你的东西!”高大娘一手敲着小汽车的玻璃,一手举着那个烟头。

“扫地的,别小题大做了!”玻璃开了一条缝,尖尖的女人嗓音飘了出来。

“请你拿回你的东西!”

一把圆圆的钢镚儿从车里抛出,稀里哗啦声中,零零散散滚落了一地。小汽车启动了,小姑娘抛出了一句话:“外带两张百元大票,足够了!”

小汽车在众人的指责声中溜了,高大娘摇摇头,叹了口气,“唉,这没教养的青年人!”

面对一地的钢镚儿,高大娘开始十分珍惜地一枚枚捡起。

“简直是一个无知无识的纨绔!”有人愤愤不平地,“呸呸呸,二皮脸,卑鄙龌龊的人渣!”

有一枚钢镚儿滚动的比较远,高大娘小跑了好几米小心翼翼地捡起来,并对帮她捡钱的人说:“俺这不是小气,这是对人民币的尊重!”

“眼下谁手里没有俩钱,咱得把钱用在正道正向上,千万不能耍酷烧包,是不是?”高大娘喃喃自语地把小姑娘扔下的钱塞进了希望工程捐款箱里。

这一天,在街头广场上,被熟人称谓“垃圾大娘”的高大娘伸出手背上的骨节和青筋都突了出来的双手,认真地在青石地板上写着字。

“老人家,辛苦您了!”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认真地看着,“这蚕头燕尾的,写得真不错嘛!”

“你是谁?”高大娘抬起头问道。

“老人家,我就是从大唐来的!”来人弯下腰捡起一个烟头诙谐地说。

“失敬失敬,看你的架势身份一定不俗,是从皇城大明宫出来微服私访的吧?”高大娘站起身笑道。

“哪里哪里,最多是个不够格的公仆。我是和您老一起来捡烟头的,欢迎吗?”

“大明宫里肯定没有。”

“当然!”

“如果这里里外外都没有了烟头,我们就拥有了一座见不到烟头的城市!”

“老人家说得对极了,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我洗耳恭听!”

“既然公仆有分付,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第二天,早报头版头条消息的标题就是:新市长上任伊始上大街捡烟头,搭配的巨幅彩色照片是笑意盎然的新市长搀着一边开心说话一边蹒跚走路的高大娘……

青少年癫痫病症状哪些
癫痫患者能不能结婚
婴儿癫痫的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六月飞霜网 | 玫琳凯口红怎么样 | 农民工医疗 | 台湾史诗电影 | 上海二中 | 玉兰油大红瓶价格 | 贵人鸟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