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惠普技术支持 >> 正文

【海蓝·小说】假爹认不得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原本想把父亲接到城里,享几年清福。谁知天有不测风云,父亲搬过来不到三年,就因病去世了。处理好老人的丧事后,我又重新开始工作和生活了。这一天,我突然收到父亲原单位寄来的工资款。看来,原单位由于离我们这个城市还远,所以根本不知道我父亲已经不在人世了。管他呢,这两个月工资也有上千块,算白捡的。

这天晚上,我正为捡了个便宜高兴,电话响了,原来是父亲生前所在单位的劳资员打来的,我吓了一跳,肯定是知道我父亲过世了,来找我讨要工资的。果然对方直奔主题:“老刘师傅在家吗?”

我脑瓜一转,硬着头皮编下去:“他在楼下散步呢,要不要找他回来?”

那劳资员好象并不知情,还告诉我:“不用找他了,你通知一声就行,单位给他们这批老干部补发了前几年应涨未涨的工资,你叫他回来领吧,带上身份证。

我的眼睛一亮,一边问他我代父亲领行不行?一边试探着问他有多少钱?

劳资员说:“大概五千多点吧,但必须得本人来领。”

我失望的挂上电话,必须本人领取,现在让我上哪找爹去呀!咦,找爹!我忽然又动了一个念头,能不能找个和我爹差不多的人,帮我去把这笔钱领回来。

想归想,可人海茫茫,上哪去找这么像的人。可是我猛然想起,单位楼下那个垃圾箱,经常有个老头转来转去的,他的身材和父亲差不多,就没细看这脸型像不像。

第二天,我早早的就来到了单位,守在楼下的垃圾箱旁边,等着他的出现。谁知道这人,不找他的时候,天天在眼皮下晃;一想用他,就好象人间蒸发了。

后来我上了楼,魂不守舍的盯着那个垃圾箱,到晚上下班的时候,也没发现他的影子。我只好沮丧的回家了,路过集贸市场的时候,我被一阵吵闹声吸引了,原来是两个捡破烂的,正在夺几个矿泉水瓶子。我心里一喜,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几步上前,把那个老头扯开,他急了:“你赔我的瓶子。”

我仔细端详了一番,还真有几分相像,再化化妆,估计能糊弄过去。看他气哼哼的,我急忙先拿出十块钱给他,稳住他的心神,然后才对他说:“你要帮我个忙,我就给你五百块。”

他吓了一跳,然后又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五百?坏事我可不干。”

我想了想,还是托盘告诉了他,他听了,犹豫了一下:“你爹单位那些人,我谁也不认识,去了不得露馅?”

我见他松口了,高兴的一拍他:“只要你点头,其他的你不用管。”

我领着捡破烂的,不,领着我“爹”,去了一趟美容店,花了高价,让美容师按照我亲爹的照片,给我这个假“爹”化妆,然后再给他配上我爹几年前常穿的那套衣服。嗬!除了比我爹年纪小一些,其他地方简直天衣无缝。

我领着“爹”上了火车,一路上叮嘱他千万不要乱讲话,一切听我安排。到了厂子,几个老工人见了我“爹”热情的招呼着:“刘师傅,您可老没见了。”

我“爹”不敢说话,只是点点头,再指指自己的嗓子,我连忙解释:“我父亲嗓子坏了,说不出话了。”大家一阵惋惜,然后说刘师傅大老远回来的,让他先领吧。

我一边道谢,一边领着“爹”过去,劳资员看了看身份证,又看了看我爹:“刘师傅可不见老,看来儿子孝敬得好。”我在旁边心里直打鼓,故作镇定的笑着,好在劳资员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把钱如数的开给了我们。

我心花怒放的领了钱,拉着“爹”出了工厂大门,一边等车,一边悄悄告诉他:“你表现得好,回去多给你五十。”

正在这时候,后面有人喊:“是刘老哥吧?”

我们一回头,原来是父亲的老朋友胡二叔。我连忙上前叫了声:“二叔,我们正要往家走呢,没来得及去看您。”

胡二叔亲热的拉着“爹”的手,激动不已:“刘老哥,你可把我想坏了,那几年困难多亏你帮忙呀。我这几年缓过来了,四处打听你都打听不到,还以为再也见不着了呢。”

他说着还抹了把眼泪,“爹”看着我,有些手足无措。我连忙说:“二叔,我们要赶车,改天请您老去市里,到我家陪我爹多住几天。”

胡二叔一瞪眼睛:“不行!你走行,你爹得留下,你知道我们什么交情?从部队当兵就在一起,一起转业,一起参加工作,这都多少年了?”

他性子还真急,扯起我爹就走。我连忙跟在后面,到了胡二叔的家,嗬!还是个三节小楼呢,光听说胡二叔家里做生意,没想到这么富有。胡二叔给我爹泡上一壶上好的龙井茶,一边打发儿子扯我去饭店,说让我们年轻人出去玩玩,他们老哥俩有私房话要说。

我一边暗示着“爹”少说话,一边跟着二叔的儿子走了。由于从小在这里长大,同学朋友也不少,在吃饭的时候凑巧就碰到了几个,这下可好,就跟二叔拉我“爹”一样,扯着我不松手。今天张三请,明天李四安排,一闹就是好几天。我也不知道“爹”怎么样了,反正也不用管他,钱已经到了我手,他的酬金还没捞着,估计他自己会找我的。

第四天,我接到单位电话,有急事必须马上回去。我打车直奔火车站,在检票的时候,看见了正要出门的胡二叔,二叔一愣:“就你自己?你爹呢?”

我说:“不是和您在一起吗?”

二叔一拍大腿:“坏了,坏了,他第二天就说家有事,要回去。”

我放下了心:“那您别急,我爹能找到家。”

胡二叔瞪了我一眼,吼起来:“他身上带那么多钱,一个人上路,怎么能行?”

我奇怪极了:“我爹身上有钱?他哪来的钱?”

胡二叔说:“唉,当初我们家生意不好的时候,向你爹借了三万块钱,那天我连本带利还给他了,叫他一定找到你再上车,谁知道他还是一个人就这么走了。”

啊!我跳起来:“二叔,你被骗了,那个爹是假的。”

二叔一怔:“什么假的,他不是你爹吗?”

我差点哭出来:“我爹早死了,我是为了那五千多块钱补助,找了个和我爹长得像的……”

胡二叔马上就听明白了:“混蛋,还不快去报警抓骗子。”

我答应一声,正要拨电话,旁边蹭的一声,窜过一个人,死死的抓住我,大喊起来:“警察,过来抓骗子!他骗了我们单位五千多块钱补助费。”劳资员怎么也在这?我算倒霉透了。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奥卡西平配合什么药
湖北最好治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六月飞霜网 | 玫琳凯口红怎么样 | 农民工医疗 | 台湾史诗电影 | 上海二中 | 玉兰油大红瓶价格 | 贵人鸟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