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宝成功记 >> 正文

『流年』谎言(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晚秋的寒意正浓,冰冷的黑夜睁着迷茫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人世间。无助的树叶孤零零的挂在树枝上,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月光下的夜晚,静寂中透着一种诡秘的气氛。月光下的世界,仿佛都揉碎在波光粼粼的江面上,重叠交织着有许多黑色的影子在闪动。

一辆蓝色的出租车从大桥上开过来,李峰专注的看着前方。这是一座古老的旧桥,李峰闭着眼睛也知道这桥有几道栏杆、几个桥洞口。李峰跟着车上播放的音乐哼着歌曲,拉完了最后一位客人,李峰准备要交班了。

然而,行驶到大桥的中间时。李峰的视线里却出现了一位白衣女子,这女子呆呆地站在大桥边,飘逸的黑发在空中肆意飞舞。此时,已是午夜一点了,李峰感到莫名的恐惧,身上有点出冷汗了。李峰加大油门想冲过去,却不想,那女子跨过大桥的栏杆翻了过去。那飞舞的长发在风中跳跃,只看到那白色的身影纵身跳了下去。黑暗中,那女子的身影如同一团白色的迷雾飘向汹涌的江水中。李峰顾不得害怕了,心想这女子一定是想不开,要自杀!救人要紧。不容多想,李峰急忙下了车,紧跟着也一纵身跳入江水里。

从小在江边长大的李峰,如同一条蛟龙有着一身的好水性。李峰毫不费力的游到白衣女子身边,拖着女子在江水中奋力向岸边游去,晚秋的江水寒气逼人,李峰一鼓作气游到岸边,使劲将女子向岸边推去,然后跳上岸边。女子静静地躺在江岸边,直顺的长发遮住了脸庞,李峰轻轻拨开了女子的长发,那张美丽的脸在月光下冷艳、绝望。紧闭的双眼仿佛与命运在抗争,嘴角不断的有江水流出。李峰知道这女子一定是喝了过多的江水,他将女子的身体反过来,轻轻地拍打着女子的后背,不一会儿,只听到女子哇的一声,吐出许多江水。李峰闻到一股浓浓的酒气,天知道,这女子喝了多少酒啊?李峰扶起女子,轻声问道:“你好点了吗?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女子始终不说一句话,那苍白的脸上只有大颗的泪水涌出来。紧闭的嘴唇与紧闭的双眼,使她如同雕塑人一样。只有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了,李峰明白再问什么也问不出来了,只好把女子抱入出租车内,让她睡会。

李峰不知把女子送到哪里?只好把女子带回了家。李峰的家,住在江岸边的老房子里。那是两间破旧不堪的老平房。李峰也是苦命人,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病早早的过世了。李峰与母亲相依为命,没想到,屋漏偏遇连阴雨,母亲因为过于思念父亲,常常以泪洗面,由于长时间的抑郁,患上了严重的眼疾。因为无钱医治,导致母亲最后的眼睛失明。

小小年纪的李峰,就经受了生活的洗礼。从小,他就明白,无论做什么都要靠自己。小时候,他除了上学,回家的路上眼睛也四处搜索,在垃圾堆里翻找一切能卖的旧物。回到家里,还要帮瞎眼母亲做饭、洗衣、做家务。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算计着过日子。靠着好心人的资助,李峰勉强上完了初中。李峰就开始到处找工作了,他要挣钱养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同院开车的张师傅是李峰父亲的好友,看李峰娘俩可怜,就手把手的教李峰学开车,让他以后有一门在社会上生存的本事。就这样,李峰一开车就是十年。

听到门响,母亲摸索着走上前来,先摸摸李峰的脸,又摸摸李峰的身子,老太太心中一惊:“峰啊,怎么浑身都是水啊?外面下雨了吗?”李峰把女子放到里屋的床上,叫过母亲低声道:“妈,这女子想不开跳江了,我刚好路过,就救上来了。你帮这女子换换衣服。”母亲一边嘴里念叨着:“可怜的娃啊,怎么就走这条路了……”一边去取衣服。

李峰打开炉门,红红的炉火窜了出来,李峰麻利地煮起了生姜红糖水。不一会儿,一碗滚烫的红糖水熬好了。满屋都飘起生姜辛辣的味道,李峰端起碗走到女子的身边。母亲已摸索着帮女子换好衣服。一件李峰的毛衣,罩在女子单薄的身上,女子依然双目紧闭,麻木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李峰用勺子喂了几口红糖水,那女子拒绝喝下,红糖水顺着嘴角缓缓流下。李峰放下红糖水,转身把母亲叫到外屋:“妈,这女子看来是死了心,一时半会很难劝过来,唉,非要走这条路……”母亲那本就哭瞎的眼睛里,又溢满了泪水,嘴里嘟囔着:“好好的女娃,怎么就想不开啊!”李峰用手抹去母亲眼底的泪水:“妈,你去睡吧,我守着她,怕她再想不开。”母亲颤颤巍巍的点点头,来到外屋,跪倒在菩萨面前,口中念念有词……

窗外,那一轮明月深情的注视着大地,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在这里缓缓的拉开帷幕……

时光如梭,转眼间,十年过去了。岁月如同一张大网将人世间的人们牢牢捕获,人们无力挣脱。李峰刚送完一位客人,看看表,已是下午六点了,儿子放学的时间到了。李峰掉转车头向学校驶去,刚到小学校门口,就看到儿子那兴奋的小脸,等儿子上了车,李峰心疼的问儿子:“中午,你妈给你带的饭,吃了吗?药吃了吗?”儿子一连叠声道:“爸爸,我吃了,吃了,都吃了!”李峰这才放下心了。

回到家里,还是十年前江岸边那二间平房,十年前那落水的女子已成为李峰的妻子。此时,女人早就做好了饭,正在往饭桌上端饭。闻着饭菜的香味,李峰顾不得洗手,端起碗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吃完饭还要上街拉客人去,多赚一点是一点。女人静静地看着李峰和儿子吃饭,儿子吃饭很慢,女人时不时给儿子夹菜。儿子没有血色的脸上如同白纸一样惨白。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盯着女人:“妈,我想学游泳去,班里的同学们明天都去呢。我、我也想去。”女人迅速看了一眼李峰,紧张的表情盯着儿子:“乖儿子,听妈话,咱不游泳,等星期天,妈带你去动物园玩。”儿子没有吭声,可怜巴巴的又望着奶奶,用手拉拉奶奶的衣袖,瞎眼奶奶立马抓住孙子的小手:“康儿,听你妈的话,奶奶给你买好吃的。”康儿没有吭声,慢慢走到窗前,痴痴地望着树上的鸟儿发愣。他知道,从小到大,别的同学能去玩的地方他都去不了。他只能静静地坐着,看别的同学们疯玩。

女人抹了一把泪水,急忙收拾碗筷,李峰默默地走出家门,拉开车门,将车发动起来。李峰开着车来到江边,他走到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点燃一根烟来,那江水一如既往的奔流着,那汹涌的波涛强劲有力地拍打着江岸,如同打在李峰的心上。十年前,李峰救了那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在李峰家一直住了下来,一直还是什么话也不说,什么话也问不出来。也不愿回自己的家,每天只是默默做饭,收拾家务,伺候李峰瞎眼的母亲。

李峰的母亲看到女子如此细心地照顾自己,慢慢的喜欢上这寡言少语的女子。眼看着因为自己的拖累,李峰三十多岁的年纪还没有媳妇。因为家穷,没有姑娘愿意嫁给李峰。在瞎眼母亲的撮合下,李峰和白衣女子走到了一起。快结婚的时候,李峰才知道女子叫寒音,女子从不肯说自己的身世,总是很安静的做着一切家务,尽心尽意的照顾着瞎眼母亲。仿佛重新活过一样,没过多久,他们的儿子降生了。李峰喜形于色,他感谢老天,给了他媳妇,还给了儿子。在给儿子办满月酒的那天,李峰喝的酩酊大醉。他拿着酒瓶在父亲的坟前痛哭流涕,他让父亲看看,他终于有儿子了。

可是,好景不长,李峰就发现儿子不对劲,每天只是安静的睡觉,小嘴如同紫茄子一样。李峰带着儿子去医院检查,才发现儿子是先天性心脏病。一家人又笼罩在忧愁之中了,寒音苍白的脸上更是没有了笑容。每天,为了儿子,有操不完的心。总怕,有一天,康儿会倒下了。不再起来,康儿从小天资聪慧,学校的老师同学们都喜欢他。

李峰不怨天,不怨地。只怨自己的命运不好。他把所有的担子都自己扛,他这些年拼命的挣钱,想挣够给康儿做手术的费用。他知道,那是一笔不小的数字。医生曾悄悄告诉他:“如果再不手术,康儿怕是挺不过这几年了。”每天,李峰的心犹如猫抓一样难受,也许老天对他太不公了,给他一个多难的人生。这些年来,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康儿,他心里只想医好康儿的病。他有时候,甚至想去抢银行,但这可怕的念头一出,他立马明白这是一条死路。他太需要钱了,他觉得对不起寒音,没有给她们娘俩好的生活,这种内疚感一直压在他的心中。让他喘不过气来,让他忧心忡忡。

他知道上天送给他一份礼物,寒音,温柔如水的好妻子。却又送给他一份痛苦,一个病儿子。寒音自从和李峰结婚后,从不提回娘家之事。仿佛她没有娘家一样,李峰只知道寒音的娘家在偏远的农村,还有一位弟弟,除此之外,李峰什么也不知道了。在李峰的记忆里,寒音是位温柔贤惠的妻子。只是从来不爱说话,一心一意的伺候着瞎眼的母亲与这个家。

江面上,起风了,李峰转身又回到出租车里,无论如何,生活还要继续。他还要出车,儿子的手术费还差一大截呢!李峰皱着眉头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屁股扔出车窗外,揉揉发红的眼睛,又开车拉客人去了。

当李峰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时,已是午夜了。老远就看到母亲站在门口等着他,李峰身子一打激灵,心中一惊,知道一定是康儿犯病了。每次犯病,母亲都是这样站在门口等着自己。李峰二话没说,冲到里屋的床边,只看到寒音正在掉眼泪,康儿的嘴唇更紫了,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李峰急忙让寒音抱起孩子,他去发动车子,向医院开去。

住了三天医院,康儿的病情慢慢稳定下来了。医生把李峰叫到办公室里,神情严峻的望着李峰:“这孩子,要尽快手术,不然的话,他会更加频繁的犯病,后果很不乐观,你要有思想准备啊!”李峰点了点头。脚步沉重地走出医生办公室,他慢慢走进病房,看到康儿已经睡着了,那长长的眼睫毛垂下的阴影,如同一口深井,让李峰看不到底。

正在这时,走进了一位年轻的男子,手里提着水果,走向康儿隔壁的病床。他是来看病人的,李峰悄悄给儿子往上拉了拉被子,轻轻坐在儿子身边思量。他爱康儿,他爱这个家,可是有什么办法能挣到更多的钱呢?李峰望着儿子苍白的脸庞,苦恼的闭上眼睛。就在昨天,他在开车时,一时走了神,把车竟撞在另一辆停靠在路边的车上,还好,那车上没有人。可是,却要赔付那车主一大笔的修理费。自己开的车也送去大修了。这几天,李峰总是心神不宁。此时,一位男子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

“哥,病好了吧,出院了,还去那家建筑队吧!他们今年还要更多人呢,我就是回来叫人的。”

那位男病人低声道:“我肯定会去的,那边的工资比这边高多了。而且,老板是咱们老乡,一直都很照顾我,这次是我不小心,还好,只是腿骨折了,没有什么大问题。真是幸运啊!”

年轻男子笑了笑:“哥只要没有大问题就好,以后要多当心了。听说,去年,也有一位工友从楼上失足摔死了,建筑队给赔付了几十万呢,要钱有什么用,人没有了,命是自己的。话又说回来,如今这社会,钱他妈的是王八蛋,没有了更不行。”那位男病人也感叹道:“就是,就是,家里就指望我了……

此时,李锋脑子一亮,忙转过身来问那位年轻男子:“我能去吗?我想多赚点钱。”那位年轻男子看了看李峰:“行啊,我正找人呢,今年工期紧,工程多。老总正到处招人呢。只要肯下苦,钱是没问题的。都是老乡,我不骗你,那里的工资也很高的。你要想去,记下我的电话,这是我的名片。”

李锋欣喜地接过名片,急忙说:“我去,我去……”就这样,李峰把出租车交到车队里。毅然去了外地的那家建筑公司,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康儿把手术做了。

一晃之间,李峰在工地上干了快二年了,这二年中,李峰没有回过一次家,到了年底,李峰把挣的工钱全部寄回家中。寒音明白,李峰连路费也舍不得花。寒音知道,李锋挣的每分钱,都流着他的汗水。想到这里,寒音鼻子一酸,不禁泪眼朦胧。李峰的憨厚与善良给自己撑起了一片天,为了康儿,李峰付出一切。可是,自己心中还有一个秘密一直藏在心中。她不知如何是好,她的心犹如沙漠中的流沙,没有了方向。正在胡思乱想着,就听到有人敲门,寒音匆忙擦干泪水去开门。

打开房门,就看到一位高个子男人,自称是建筑公司的经理,后面还跟着好几位男人,寒音却没有看到李峰,寒音把客人让进屋里,这些人沉默了许久,寒音预感有不好的事发生,着急的询问李峰怎么没有回来。其中一位工友低声诉说李峰出事的经过:“就在前天,李峰在高楼上干活,防护栏断裂,发生了意外,李峰失足掉下高楼,当场死亡……。”那位高个子经理取出一只鼓鼓囊囊的皮包,塞进寒音的手里,说是建筑公司赔付的钱。

寒音抱着这沉甸甸的皮包,这是李峰的命换来的钱。寒音的脑子仿佛炸开般疼痛,她瘫倒在地,她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李峰啊,你就这样走了吗?没有留下一句话,瞎眼的老母亲早已听到寒音的哭声,也走出来嚎啕大哭,婆媳俩的哭声令人心碎,周围的邻居们纷纷围了过来,都在感叹李峰走得太早了。邻居们都在劝慰婆媳俩,另一位自称是和李峰一起住的工友,递给寒音一个行李包,说是李峰的遗物。工友含着泪水对寒音哭诉:“峰哥是好人啊,老是帮我们许多忙。他常常念叨起你们,他想念你们……”寒音什么也听不到了,脑子满是李峰的脸,那张脸变成血淋淋的,那眼睛直直的看着寒音,寒音浑身发抖,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寒音慢慢的苏醒过来了。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手里还拽着李峰的行李包,她轻轻打开行李包,里面是李峰生前的旧衣服,里面有李峰的味道。寒音一件一件的看着,把衣服紧紧地抱在怀里,就这样呆呆看着,哭着,想着。李峰没有几件衣服,其中有一件皮夹克,是李峰生前最喜欢穿的衣服,那是寒音帮他挑选的。现在这件衣服袖口、领口都磨烂了,但李峰还是舍不得扔掉。

寒音提起衣服,一张照片从口袋里掉了出来,那是一张全家福的照片,寒音长久的望着照片,不相信李峰就这样走了。反过照片,背后有字,写着大大一个“信”字。寒音又掏向衣服的口袋,里面什么也没有。可是在衣服的夹层里,寒音却摸到硬硬的东西,寒音急忙打开衣服的夹层,取出了一封信,寒音打开了信封,慢慢看了起来:

“亲爱的音,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了。你和康儿、还有母亲是我今生最大的牵挂,我不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给不了你们幸福的生活。也不是母亲的好儿子,不能为母亲养老送终了。一切都只能靠亲爱的音了,为了儿子,我只能走这条路了。只要儿子能够健康,我也就安心了。早在二年前,我就查出我得了骨癌,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反正早晚都是一死,我不如用我给儿子换回手术费,所以一切都是我精心设计好的。我故意装作失足掉下高楼,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实施。亲爱的音,切切记住,一定给儿子把手术做了。我爱你们……”

寒音看完信,疯了一样跑向江边,她跪在江水中,十二年前,在李峰救过她的地方,她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头,扇自己耳光,用嘶哑的声音哭喊着:“李峰,我对不起你,我不该瞒你,康儿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当初,你就不应该救我。康儿的亲生父亲抛弃了我,家里我呆不下去了,我的后妈看我的笑话。我只想死,我一心想死,你为什么要救我呢!老天啊!当我们结婚的那天起,我想让一切重新开始,可是我没想到,我怀孕了。一步错,步步错,因为康儿的病,我隐瞒了康儿的身世,怕你不再爱他,不再管他……”

江水翻卷着浪花,一次次冲向江岸边,一波未平,又起一波,红尘中的爱与恨如同这滚滚的江水一样呜咽着,寒音的心被江水撕扯的七零八落,黑夜的沉默,撕碎了红尘的谎言……

得了羊癫疯该如何进行治疗
抚顺癫痫病治疗偏方
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呢

友情链接:

六月飞霜网 | 玫琳凯口红怎么样 | 农民工医疗 | 台湾史诗电影 | 上海二中 | 玉兰油大红瓶价格 | 贵人鸟板鞋